摄影重要细节部分 首页>摄影重要细节部分

在他看来,玛格南的传统模式,即讲故事的传统,会封闭个人视角,这一点必须改变。“在欧洲尤其是法国,从布列松的时代以来就延续着一个重要的人文传统——最重要的是人,而不是环境,不是其他的。”“我欣赏这一点,但这和我没有关系。我更为那些碎片化的事物感到倾心——事物的摆放、光线……所有的细节都和人一样重要。”众所周知,玛格南的纪实传统是建立在影像叙事上的,摄影就如同用镜头作画、写字。

摄影不是别的,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,让他清醒地回望过去,看到事物的本质,然后继续向前走。生活不是一个漫长的故事,而只是一场又一场的舞会,每场舞会都不太一样,每种可能性都有待发现……而他天生是个舞者,好奇,细心,脖子上还总是挂着台相机。三十年后,数码打印和数码照片成为了主流,Gruyaert也开始用数码技术进行冲印。他从不寻找故事,不有意地拍摄某个项目或专题,因为他认为做事是没有先行概念的。“我人进入了一个位置,便开始自然而然地反映,我想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。”作为欧洲最早尝试和开发彩色胶片可能性的摄影师,Gruyaert很少追随被摄影广泛接受的所谓智慧。当William Eggleston和Stephen Shore等美国摄影师开始尝试彩色胶片时,欧洲的彩色胶片技术仍然只在广告、印刷业中被广泛接受。在欧洲人文摄影传统下,彩色胶片是个技术上的弄潮儿,却在美学价值上不受重视。“没有故事可言,摄影只是关于形状和光线的问题。”比利时摄影师Harry Gruyaert说。身为一个玛格南摄影师,他从事摄影的时间之长令人惊叹。他还是亨利-卡蒂尔-布列松的朋友,但两人却分享着两种不同的摄影哲学。这让他在玛格南的欧洲摄影师中,成为了一个异类。本文来源于南京宣传片制作公司

早期,他拍摄了TV Shots系列(1972年),他发现了电视惊人的洗脑力量,于是开始拍摄伦敦电视上的画面,这些照片再后来成为了60-70年代的一系列英国肖像。他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彩色胶片。在美国看过William Eggleston和Stephen Shore的展览,这些彩色摄影先锋的照片让他觉得,自己的天性和他们更贴近。在Gruyaert那里,这种直觉式的、非叙事的天赋与生俱来。Gruyaert的父亲的工厂就是生产胶片和纸张的,他父亲并不认为摄影是一种严肃的事业。这让他从小成长于其中的,是一个碎片化的、“祛魅”后的物质世界,在这里,摄影成为了一种自觉的手艺。

有一个瞬间他甚至快要改变了布列松“30年前,我在摩洛哥期间,他来看我,对着我的照片自言自语‘这张不错,这张就有什么不对……’然后他问我我能不能给他的照片手动上色让他看看有什么不一样……”于是,我们在他的照片中看见的是那些平和却色彩斑斓的世界——幽默、不确定性、偶然、未知,混合着或浓烈、或怪异的光线和色彩,如他所想,他要呈现的是这个有点矛盾又强烈,难以捕捉的世界,抛开所有经验,如一个新人一般去寻找各处出现的偶然中的惊喜,现代世界中的日常生活。之后,在旅行中,他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成熟影调。对他而言,摄影是发现事物的状态的过程——“这一切关乎于自由。如果你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太久,你会认为你身边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,它们是那么的普通,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平常的。我们要对身边的一切保持警惕;对我来说,用新鲜的视角去捕捉生活中的事物的是最重要的。”


    

版权所有:南京创艺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备案号:苏ICP备13012253号-5

地址:南京建邺区江东中路313号中泰国际广场02栋2204室    电话:025-66035229    66091052    85367442
传真:025-85367442    品牌顾问:13276687223(微信号)
品牌咨询QQ:917836761    1341262907     E-mail:1341262907@qq.com